close

直树靠在窗台上,气定神闲地说:"我没去考试完全不能怪你,其实我送你去医院之后,再赶回去也还来得及,只是我早就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念台大,我根本找不到非去念的理由。"

    "可是……"

    "老实说,自从你来我们家之后,我的生活多了许多不确定性,意料之外的变数似乎也增加了,这和以前非常不同,感觉还满有趣的,所以,我觉得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的意思是……你希望我留下来?"湘琴愣了一下,才听出直树的弦外之音,感动地确认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想吧!"直树打了个呵欠,身子缩回窗台后,准备开窗。

    "等……等一下!"湘琴连忙跑到窗前,拉住他,问道,"那如果我留下来,你是不是……要和我念同一所大学?"

    "你这家伙……"直树冷睨她一眼。"不要得寸进尺!不管你了,我要睡了。"

    "再等一下啦!"湘琴又拉住他。"我会努力不再麻烦你了……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

    "算了,你不可能不麻烦的!"直树望着她一会儿,放缓声说:"快进来吧!等一下被妈妈发现你要离家出走,会吵得更凶。"

    "嗯!"湘琴用力点点头,开心地背着行李回屋。劲敌现身

    哥哥真的越来越奇怪了!

    明明可以上台大,却不去念,反而去跟笨蛋湘琴念同一所大学。我真的越来越不懂哥哥在想什么了!

    不过,虽然笨蛋湘琴如愿跟哥哥同校,她今天的心情却很烂。晚上帮妈妈洗碗的时候,她竟然把妈妈拿给她吃的苹果当成了碗在刷。

    听说她是因为哥哥班上出现了一个才貌双全的超级大美女,所以担心自己会比不上她。

    她真的是想太多了!

    就算那个女生不是超级大美女,笨蛋湘琴一样比不上她啊!哈哈哈!——

    江裕树

    虽然伯母一直鼓励她,说她才是最适合直树的人,但是,说不定直树还是喜欢那种跟他一样聪明的女生吧!

    湘琴没精打采地爬上二楼的楼梯,闷着头直往前走,冷不防一头撞上刚洗完澡的直树。

    "对……对不起!"湘琴惊叫一声。

    "算了!我已经很习惯了,去洗澡吧!"直树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一面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面越过湘琴往房间走去。

    "呃……那个……直树……"湘琴突然转身喊住他。

    "什么?"直树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湘琴。

    "那个……今天那个女生……"湘琴迟疑了一会儿,才鼓足勇气问道。

    "你说裴子瑜?"

    "你已经记得她的名字啦?"湘琴小脸一垮,顿时有些失望。

    "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对我来说会很困难吗?"直树反问。

    "也……也是啦!"湘琴搔搔头,有些欲言又止地开口道,"那个裴子瑜……是不是对你……"

    "哦,你在吃醋呀?"直树浓眉一扬。

    "才、才没有呢!"湘琴的心事被他语命中,连忙慌张地否认。

    "听说她高中时连续当选三届的校花,这次学测排名还是全国第五名。"直树颇为欣赏地赞美道,"很少看到像她这种美貌与智慧兼具的女孩子……"

    "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来念我们学校,难道……"湘琴闻言,情绪更加低落,突然念头一转,紧张地看向直树。"她是为了你?"

    看见湘琴紧张兮兮的模样,直树忍不住想作弄她,故意一个大跨步走向她,将她困在双臂和墙壁之间,垂眼瞅着她。

    "你在担心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好到都接过吻了,难不成你已经把那件事忘记了?"直树坏心一笑,缓缓将脸贴近湘琴。"还是我应该再提醒你一次呢?"

    啊——他要第二次……她要怎么办?湘琴紧张地看着直树的脸越靠越近,又期待又害怕地闭上双眼,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直树见状,忍不住放声大笑,心情愉快地转身回房。

    湘琴听见他的笑声,连忙睁开双眼,见他已经走房间,才知道自己被他作弄了。

    真恶劣,竟然嘲笑她!

    中午用餐时间,学生餐厅里人声鼎沸。

    因为刘容和纯美都去参加社团聚餐,还没参加任何社团的湘琴只得一个人来吃饭。

    不知道直树会参加什么社团啊?湘琴抬头望着墙上的菜单,一面揣想着,一面喃喃念着菜单上的简餐组合。

    "你一定要边想边念出来吗?"

    "哇,直树!"湘琴闻声,转头看见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直树,惊讶地大喊了一声。

    "有必要这么惊讶吗?"直树没好气地扫她一眼,朝柜台里点餐。"我要一个a餐。"

    "呃……那我……我要……"

    "没有f餐唷!"直树调侃地笑道。

    "谁说我要f餐,我也要a餐!"湘琴不满地嘟起小嘴。

    不一会儿,柜台送出两份a餐,但份量相差悬殊。

    "老板,你会不会差太多了?"直树瞪着自己盘子里少少的一两口饭和半块牛肉,又看看湘琴盘子里满到快溢出来的牛肉和饭,忍不住轻敲柜台,搞议道。

    "怎么?有什么不服气的?"阿金从柜台里控出头,一脸得意地看向直树。"我给得很公平啊!干嘛那么小家子气啊……天才兄。"

    "阿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我爸店里工作吗?"湘琴诧异。

    "对呀!晚上在你爸店里工作,白天在学校餐厅打工。我想努力赚钱,早点成家,也可以尽快帮你脱离那个人的魔掌!"阿金说完,挑衅地瞅着直树,放话道,"怎么样啊?天才兄,惊讶得说不出话了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莓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