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裕树看向直树,长叹了一口气。

    哥哥那天一定是被他的事吓坏了,才会做出那种举动,他知道,一定是这样!

    "哈啰,讨人厌的小鬼!"

    儿童病房内一阵静默,众人都表情怪异地抬起头望向出言不逊的阿金。这个病房里全是"小鬼",他是想犯众怒吗?

    "我真的有试着要阻止他,可是……"湘琴脸色尴尬地跟着阿金身后进来,对直树解释道。

    阿金迳自走向裕树,故意挑衅地说:"恶劣江直树的恶劣小弟,听说你的肚子被切了一刀,一定很痛吧!真可怜唷!"

    "笨蛋湘琴的笨蛋同学,你看起来还是没有恋聪明吔!来探病,怎么什么东西都没带?"裕树同样回敬道,跟着瞅了阿金手上的纱布一眼,故意问道,"还是你不是来探房的,是自己笨到拿刀子在手上切一刀?"

    "你这小鬼!你懂什么啊?这可是为了实现理想,光荣的印记!你怎么不是嘴巴动手术呢?"阿金意外被说中受伤的原因,气得变了脸色,在裕树面前挥舞着拳头。

    "阿金,冷静一点!裕树是病人!"湘琴连忙拉住阿金,跟着讨好地对裕树秀秀自己带来的漫画。"裕树,我带了好多漫画来给你看喔!"

    "我才不要看!看太多漫画,脑袋会变笨!"

    "不会啦!看漫画很有趣啊!像这套漫画……"

    "哥哥正在教我功课,你们不要吵了可以嘛?"裕树没好口气地打断湘琴的话。

    "你这个小鬼真的是欠修理!"阿金挽起衣袖,又想开扁。

    "阿金,冷静、冷静!"湘琴急急拉住阿金,劝道。

    一 直安静坐在一旁的病童阿诺,被湘琴和阿金两人的举动逗笑,语带羡慕地对裕树说:"裕树,我觉得你好幸福喔!有个陪明的哥哥来教你功课,又有好多好好玩的人 来看你,每天都好热闹。不像我,我家里只有我一个小孩,我爸妈平常又都要工作,也不可能来陪我……而且,可能还要再念一次四年级。"

    湘琴和阿金闻言,同情地看着阿诺,顿时安静了下来。

    "阿诺,我记得你好像住院住得比我还要久。"另一个病童阿俊出声说道。

    "嗯,我这次已经住半年多了。我的心脏有问题,常常要到医院检查,上课也都是断断续续的……其实我好想赶快回学校念书喔……"阿诺点点头。

    "阿诺,暂时不能回学校念书也没关系,我教你!"湘琴热情又豪爽地一口说道。

    直树和裕树同时一怔,不敢置信地看向湘琴。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啊!就算我以前是f班的,国小四年级的数学也不可能难到我吧!"湘琴兴致盎然地拖了把椅子,在阿诺床边坐下。"阿诺,你之前在学校上到哪里?"

    "这里。"阿诺打开数学课本,指了个范围。

    湘琴瞪着题目半晌,完全没有进一步的解题动作。

    "湘琴,快点回答啊!不要让那个江直树把我们f班的人看扁了!国小的数学会有多困难啊?我看看嘛……"阿金凑到课本前一看,顿时哑然。"这个……为什么这么多数字?"

    湘琴和阿金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转头对直树露出尴尬的笑容。

    "喂,你该不会是真的不会算吧?"直树不敢置信又有些嘲笑地瞅着两人。

    湘琴干笑了几声,尴尬地说:"没想到现在国小数学这么难吔!"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你根本没有资格上大学!我怎么会跟这种人念同一间大学啊?"直树忍不住开骂。

    "可是人家本来就很讨厌应用问题嘛!"

    "你应该回去重念国小!"

    "不要吵架嘛……"阿诺怯怯地开口道,"我自己慢慢想也可以。应用问题真的很难懂,不是湘琴姊姊的问题……我也不懂……"

    "阿诺,你真是个好孩子……"湘琴感动地望着替自己说话的阿诺。

    "算了,阿诺,我来教你吧!"直树斜睐湘琴一眼。

    "可是……"阿诺歉然地看裕树一眼。"直树哥哥还要教裕树……这样会不会……"

    裕树慷慨地说:"阿诺,没关系,我哥很厉害,教一个跟教两个对他来说都差不多。"

    "那阿俊和小亚要不要也顺便让直树哥哥一起教?"湘琴跟着接口问道,笑咪咪地望着直树。"反正你这么厉害,教三个跟教四个对你来说也差不多啊!我们直树人最好的……"

    一场乌龙闹鬼事件,让阿诺原本就不太好的身体又因此而发高烧。

    "三十七度三,总算降下来了。阿诺,下次不可以这样了!你只要乱跑乱跳就很容易发烧,一定得小心,知不知道?"护士替阿诺量完耳温,严肃地嘱咐道。

    阿诺乖巧地点点头。

    "都是你,怎么可以带头胡闹咧?"护士不悦地看向站在床边的湘琴。

    "对不起!"湘琴深深一鞠躬,完全不敢反驳。

    护士转头看向直树却立刻一改晚娘面孔,满脸笑意地说:"幸好哥哥及时发现,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哥哥,待会儿见啊!"

    "阿诺,对不起,你还会很不舒服吗?"护士一离开病房,湘琴连忙轻声探问阿诺的情况。

    " 不会,现在好多了,我本来就很容易发烧。昨天真的好好玩喔!从我住院以来,昨天晚上真的是最快乐的一天了!我现在就算半夜醒来,也不会害怕有奇怪的脚步声 了。"阿诺苍白的小脸浮现一抹满足的微笑。"自从裕树住进来之后,每天都好快乐!有直树哥哥教我功课,湘琴姊姊也好好玩,常让我笑个不停。"

    "其实我不是故意要耍宝的。"湘琴有点尴尬地搔搔头。"阿诺,你也要快点好起来,才能回学校去上课喔!"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莓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