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第一集】
查美樂小時候因為樣樣都比不上哥哥宇誠,每次父母吵架鬧著要離婚的時候,都搶著要哥哥而嫌棄美樂。不過這也 成為激發美樂決定努力奮發的動力,她為了不再讓人遺棄,開始拼命的努力讀書、討好鄰居與親戚。長大後她更不時勉勵自己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於是她考了各式 各樣的證照,甚至連她的男友韓以風,也是因為看上的美樂的多才多藝,才開始與美樂交往。以風有一次告訴美樂,自己從小就有個開麵包店的夢想,於是美樂決定 辭掉現有的工作去經營『樂風麵包店』,就只為了完成以風的夢想!

一天,美樂突然接到以風的電話,要美樂幫她去機場接弟弟韓以烈,並且先提醒美樂,以烈為人個性古怪、不好相處,但美樂認為自己一定可以應付。甚至在去接機 前,還先去以烈家重新布置了一番。美樂見到以烈後,熱情的一直找話題與以烈交談,卻反而惹來以烈的惡言相向,並拒絕搭美樂的車子而寧願搭乘計程車,但美樂 為了要達成以風交代的事情,堅持要送以烈回家,以烈一語道破的說出,美樂似乎習慣於去討好身邊的每個人。

美樂回到家後,沒想到另一個大麻煩正在等著她。因為她的哥哥宇誠,將她和以風兩百多萬的存款領走,而查母也幫著宇誠說話,這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靂,使得『樂 風麵包店』能否順利開張產生了變數…為了讓『樂風麵包店』順利開張,以風提議找以烈幫忙,盡管以風和美樂耐著性子求以烈,但以烈還是不願幫助,而美樂卻不 願就此放棄!以烈最後要美樂參加麵包比賽,若能得獎的話才願意答應美樂的要求。

美樂獨自熬夜做著麵包,也突然領悟到與其花俏不如注重東西的本質,她吃著剛做好的白吐司,想出自己做的吐司不好吃的原因。凌晨,美樂急著要去找古井水,並打電話給以風,以風告訴美樂在以烈家附近就有一口甘泉古井,美樂興奮的前往。

一心想要取古井水的美樂,卻沒想到竟不小心在取水的過程中,失足掉落井中。而找不到美樂的以風打電話給以烈;以烈終於找到落入谷井中的美樂,並將她救出。 想不到才剛從古井被救出的美樂,卻還是不死心的要拿水桶取井水,差一點又要掉落井中,但美樂還是堅持要取走井水,卻根本提不動兩桶沉重的井水而跌坐在地, 以烈只好提起水桶,但此時美樂兩腿發軟,以烈只好背著美樂,兩手又提著水桶吃力的離去。


【第二集】
以烈終於將美樂和井水送到麵包店,美樂開始認真的用好不容易取來的井水做著吐司,而美樂做事認真的態度,也讓以烈不得不對她刮目相看。美樂將剛出爐的吐司麵包拿給以烈吃,難得稱讚別人的以烈竟然說著好吃,這令美樂感到無比的振奮。

美樂來到比賽會的會場,言劭看見美樂覺得她長得像極了自己的妹妹言沁。而美樂因為發高燒的關係一直站不穩,在韓家人的鼓勵下,美樂撐著病體比完了麵包比 賽,最後雖然沒有得到名次,但美樂做的白吐司卻獲得了特別獎,令大家替美樂感到十分開心。會場外言劭來找美樂,提出優渥的條件,希望她能加入自己的團隊, 美樂卻拒絕了言劭,說自己只想與男友經營一間幸福的麵包店。就這樣『樂風麵包店』終於準備開張,以風和美樂也開始招募員工。

以烈開始養成了愛吃美樂做的吐司邊的習慣,好像總要藉著美樂做的吐司邊才能有靈感創作,甚至在半夜打電話給美樂要她做吐司給自己吃…

以風找以烈一起來幫他挑選要送給美樂的戒指,以烈卻點醒了以風,是否只是喜歡上美樂的能力,而不是真正喜歡她這個人。

瑄瑄和弟弟小志宇嬸嬸發生了爭執,以風剛好經過制止了這場衝突,並帶著瑄瑄和小志去吃東西。小志狼吞虎嚥的樣子,看得出很久沒這樣痛快的吃東西了,而瑄瑄 則在以風的提問下說出自己因為父母車禍身亡,所以只能住在嬸嬸家,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美樂看見喜歡的婚紗打電話來給以風,瑄瑄在一旁比手勢,要以風別提 到自己,但,因為這次的隱瞞,也開啟了後續一連串無法想像的效應。


【第三集】
才剛剛開幕的『樂風麵包坊』馬上面臨嚴峻的考驗,因為在附近又開了一家新的何氏連鎖麵包店,不但買一送一還 打五折,令『樂風麵包坊』的生意大受影響。以烈得知『樂風麵包坊』因為『何氏連鎖麵包店』出現而變得生意慘澹,為了幫助美樂挽救『樂風麵包坊』,於是打電 話給藝人朋友,這不尋常的舉動,令經紀人少茵感到奇怪。而在藝人們出現在「樂風麵包坊」,引來媒體爭相採訪,再加上有了以烈的簽名照加持,『樂風麵包店』 的生意終於擺脫了前一陣子的陰霾,明顯有了起色。

這天,美樂好不容易訂到懷孕的以霏一直想吃的酸菜白肉鍋的位子,邀以風一家人一起去吃,但以風卻因為之前瑄瑄的邀約,而騙美樂因學生有事無法前往,王姨在 一旁提醒美樂要注意以風的行徑,但美樂選擇相信以風。以風帶著蛋糕來到瑄瑄家幫瑄瑄慶生,並答應瑄瑄教小志補習功課,從來沒有人對瑄瑄和小志這麼關心,使 這對姐弟對以風充滿了感激…

心情不佳的以烈,喝醉了在街頭大鬧,美樂只好辛苦的揹著以烈,以烈在喝醉之後對美樂說出自己兒時被母親背去看病的往事,令美樂對以烈有了一些心疼的感覺。 美樂送以烈回家後,看著喝醉的以烈家中不捨丟棄的吉他、和以烈睡著後的樣子,對以烈有了不同的感受,此時美樂不小心卻碰到以烈的嘴唇,美樂不禁燥熱起來, 一再告訴自己只是不小心而已…

【第四集】
在美樂的盛情邀請下,以烈也加入了樂風麵包店的慶功宴,在眾人起哄下,以風不得不拿出戒指向美樂正式求婚,對於以風和瑄瑄的異狀毫不知情的美樂自顧的沉浸在即將結婚的幸福中,美樂對於以風最近有些情緒化的表現雖感到奇怪,但仍不以為意全心全意的規劃自己夢想中的婚禮。

才剛向美樂求婚完,以風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心急的直奔瑄瑄住處,瑄瑄趁機向以風告白,聽了瑄瑄深情款款的告白後,以風漸漸動容,最後終於禁不起誘惑,淪陷在瑄瑄的柔情似水中。

開心的美樂向以烈提出要求,希望以烈可以為她的婚禮做首曲子並親自彈奏,原本拒絕的以烈竟然頗有感觸地拿起放置在一旁的破吉他彈奏了起來,少茵不可置信的 看著他們,她認為以烈再也不可能再碰那把吉他,現在竟然會為了美樂而彈奏,"你喜歡上查美樂了!"少茵索性就跟以烈講開了,以烈只能以誇張的語調來掩飾心 中的秘密被人窺視,他無情的話語句句刺傷了少茵。以烈不願承認自己心中的那個秘密,但奇怪的畫面和念頭卻不斷的湧進他的腦子,讓他煩躁不已。

以風和瑄瑄的關係從老闆員工正式轉變為地下情,就在以風幫忙瑄瑄搬家時,兩人親昵的舉動,竟然被以烈撞見了!以烈震驚又心痛,以烈強勢的要求他辭掉瑄瑄,要瑄瑄永遠離開麵包店,只是以風仍在美樂和瑄瑄之間下不了決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美樂在婚紗店正穿著一襲美麗新娘禮服,臉上儘是幸福光彩,只是久久不見以風的身影,這時候,出現的人竟然是以烈,原來以烈為了讓哥哥專心處理瑄瑄的事,而來幫他試穿禮服,以烈換好衣服走出,那帥氣模樣讓美樂也不自覺一怔,深受吸引,兩人站在落地鏡前,神情都有些不自然。

另一邊,原本只是要瑄瑄離開的以風,看著瑄瑄那委曲求全的可憐模樣,卻反而答應了瑄瑄會處理美樂的事情。隔天,瑄瑄果然以要重回校園念書為由向美樂提出辭 職要求,美樂原想挽留後來也給予祝福與肯定。以烈卻早已在店外等著,瑄瑄見以烈帶著厭惡的表情,在身後冷冷看著自己,兩人一陣唇槍舌戰後,瑄瑄忽然想通什 麼似的,露出冷冷笑容看向以烈,對於瑄瑄似乎看穿自己的心思,以烈心頭思緒更煩亂了!

【第五集】
美樂挽著宇誠的手,從禮堂最外處循著音樂節拍往裏走,正在排練著結婚當天的情形;想著瑄瑄的以風在台前還是一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模樣。

瑄瑄提著行李,哭得梨花帶淚的走出,瑄瑄早已體會到以風做事優柔寡斷,決定靠自己出招。沒想到這時美樂竟毫無預警的出現在瑄瑄家門口,原來美樂是來邀請瑄瑄參加婚禮的,幸好機警的瑄瑄掩飾的不錯,美樂並無察覺異樣,但瑄瑄心裏已經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做好了!

因為樂風麵包坊的機器出了問題,美樂在趕往麵包店的同時,接到了奇怪的電話,來電顯示是以風,但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女孩的啜泣聲,而當美樂感到奇怪仔細一 聽,確實是以風的聲音,但卻是在安撫另一個女孩,美樂當場腦筋空白了。原來瑄瑄巧妙的透過手機讓美樂知道自己跟以風的關係,聽到這段驚人對話的美樂心中非 常震撼,淚眼模糊了視線,渾然忘記腳下的油門,一個失神,手打滑,車子撞上安全島,美樂被送進了醫院。得知美樂出車禍的以烈更是心急如焚,他要求少茵動用 所有關係找出美樂所在的醫院,從未見過以烈如此慌亂的少茵,內心相當難受,她查出了美樂的下落,卻不想告訴以烈,直接打電話給以風。不斷做惡夢的美樂醒 後,以烈早已陪在病床旁,美樂驚訝著第一個來看自己的竟然是以烈。他一改霸道的脾氣,此刻的以烈,有點緊張又很可靠。

眼看著婚禮日期已經到了,以風卻還是一貫的逃避作風,安撫著身旁所有人,以為美樂還是會回來的,瑄瑄更是用盡心計要讓美樂退場。直到婚禮當天,以風眼見事 實已經掩蓋不住,決定說出實情,但到了嘴邊的話還是只說了一半,對於自己做出對不起美樂的事,他實在說不出口,韓家人因此對美樂的失蹤相當不諒解,就在眾 人著急著婚禮如何進行時,以烈竟上臺擅自宣佈婚禮取消,讓所有賓客都離開,查母被氣的昏厥過去。

美樂一人來到神仙谷痛哭療傷,到苗栗山中的民宿躲起來痛哭一場!沒想到以烈也用盡各種方法找到她!就在美樂急著要趕走以烈的同時,自己卻因為不吃不喝餓昏 暈倒了。以烈叫來高檔的食材給美樂吃,以烈問美樂和以風分手後還會再做麵包嗎,美樂堅決說不,並強調不是為了幫以烈找靈感而活的,但以烈卻反問美樂「那妳 是為誰而活?」。

【第六集】
麵包店裏少了美樂,一切都好像亂了秩序似的,瑄瑄藉機討好奉承著韓母,美樂來到麵包店裏,看到眾人反應才發覺原來以風並沒有告知大家實情,以風苦苦哀求美樂留下,沒想到瑄瑄卻跳了出來對眾人喊話,說明自己和以風是真心相愛的,請大家成全!以風和瑄瑄的地下情正式浮出臺面。

以烈明明是為美樂抱不平,卻還是口不留情的教訓批評起美樂的沒有原則、討好別人,而以烈的話竟令美樂毫無反駁的餘地,以烈掙扎的看著她,只能靜靜的陪在她身邊,最後兩人達成協定,只要以烈在那卡西餐廳上臺高歌一曲,美樂就會親手為他做白吐司。

以烈送美樂回家後,看到美樂有些乾裂泛白的嘴唇,以烈拿出之前買的護唇膏送給美樂,並細心的替美樂塗抹著,兩人的超近距離讓以烈失了神傾身吻向美樂的唇, 美樂用力推開他,以烈只好用輕浮的態度掩飾自己受傷的感覺。情緒慌亂的兩人,以烈懊悔著自己的一時衝動,美樂更是煩躁到無法入眠。

翌日,美樂還是依約定前來做吐司,兩人見面不免一陣尷尬,很快的兩人又恢復以前鬥嘴的習慣,邊做吐司邊玩了起來,後來美樂想將以風送的婚戒還給他,兩人約 見面,她總算弄清楚自己被拋棄的原因,能幹有用向來是自己的強項,如今居然成了被拋棄的理由,美樂離開後,瑄瑄竟然追了上來惡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想起以 前鼓勵瑄瑄追求愛情的畫面,美樂簡直氣到極點!以烈趁機以那近乎惡魔誘惑的聲音語調說服美樂報復,報復的最好辦法就是讓自己活得更好!以烈找來名設計師幫 美樂徹底改造一番,被名師打扮過後的美樂,如脫胎換骨一般,整個人不同了!

王姨看不慣瑄瑄在店裏作威作福的模樣,更看不下去以風對瑄瑄唯命是從,累積的不滿終於爆發,就在雙方吵的不可開交時,脫胎換骨的美樂來到麵包店,拿著當初 以烈註冊的商標權,不但順利要回麵包店三分之二的股權,也保住了王姨的飯碗,以烈更以美樂護花使者的身分出現,以風和瑄瑄對這一切完全無法置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莓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