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是吗?你刚才是说18吗?"湘琴顿了下,觉得怪怪的。

    "好吧,那就5好了。"直树说着,又打了个呵欠。

    "啊,你耍我,答案明明就是36。"怎么又换了一个答案?湘琴觉得奇怪,忍不住凑上前看作业本上的答案。

    "你觉得如果你的答案完全正确,老师会相信吗?有对有错才是正常的吧!"

    "对哦,说得也是!"湘琴恍然悟。"你果然比较聪明,连这点都想得到,好,第九题答案。"

    "无解……"

    湘琴忍不住又偷偷望了直树俊朗的侧脸一眼。

    虽然,在寒假结束前,她和直树共度的最后一夜,就在赶寒假作业中度过了,不过,气氛还不赖!

    "湘琴,你有什么打算?"纯美看着手中的升学就业意愿调查表,不觉头也痛了起来。

    "我想念我们学校的大学部。"湘琴说出自己的意愿。

    "啊,那这样你不就要和你心爱的老公分开了?"纯美看湘琴一眼。

    "不管怎样,他们都是注定要分开的啦!以江直树的程度,绝对是去念台大的,而那里偏偏是湘琴八辈子都考不进去的地方!"刘容实话实说。

    "这我也知道……"湘琴怅然若失地浅叹一口气。"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一直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似的。可是,等我们的家盖好,毕业典礼之后,还是一定得分手,如果不想分开,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

    "我们结婚吧!"阿金突然在三人身后出现,大声说道,跟着拿出已经填好的志愿调查表。"湘琴,你看,这是我的志愿表。"

    湘琴狐疑地接过阿金的志愿调查表,刘容和纯美也好奇地凑上前探看。

    "我想过了,上大学太麻烦了,不如你就嫁给我吧!"阿金豪爽地对湘琴说道。

    "哇……不会吧!"刘容念出阿金的志愿表。"第一志愿,和湘琴结婚。第二志愿,结婚后生两男两女。第三志愿,和湘琴一起扶养孩子长大成人。"

    "如何?不错吧!湘琴,你觉得怎么样?"阿金骄傲地点点头。

    "你不要随便决定别人的人生!"湘琴完全被打败,受不了地扫阿金一眼。

    "你不觉得我的想法很赞吗?"

    "赞你个头啦!阿金,你这样乱填志愿会被老师骂的啦!"

    "什么乱填?我可是很认真想过吔!"

    湘琴望向窗外,整个人陷入深思。她和直树的将来会如何。

    远远望见直树熟悉的背影走在前方,湘琴立刻振作起精神,快步追上他。

    "好巧哦!碰到你。"湘琴开心一笑。

    "废话,我们回家的路是同一条。"直树冷睇她一眼,情绪似乎不是太好。

    "对哦!"湘琴傻气一笑。"那我们一起走吧!"

    直树未置可否,由她跟自己并肩走着。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湘琴终于决定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要上大学的事决定了吗?你最想念哪一所?应该是台大吧!"

    "我想念哪一所大学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直树冷冷说道。

    "什么嘛!"湘琴咕哝一声,仍是不死心地追问,"告诉我一下又不会死,反正我又不会考台大,根本不是你的竞争敌手,你就说一下嘛!"

    "我不考台大!"直树冷淡说完,继续快步向前走去。

    "如果你不考台大?那要谁去考?"湘琴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追上前问道。

    "我并没有非考台大不可的理由!"

    "那么,你是要直升学校的大学部啰?"

    直树被湘琴的一再追问惹得有些心烦气躁,猛地停下脚步,扬声说道:"我说过了,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想要和你再同校四年……"湘琴说着,突然顿住,有点自作多情地说:"难道……你是因为我要念学校的大学部,所以你才会……"

    "想太多!不过,不管我选择走哪一条路,你是永远都跟不上的。"直树冷冷敲碎她异想天开的幻想,寒着脸快步走向前。

    "哼,我哪里追不上你了,你看,这不就追上了吗?"是没错啦,湘珍沮丧的停下脚步,看着直树的背影,但想了想,她又有点不甘心地快步追上直树,孩子气地大声说道。

    直树冷瞟湘琴一眼,懒得理会她。

    天才的烦恼

    哥哥变了!

    虽然,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超级聪明又超级厉害,可是,我真的觉得自从那个笨蛋湘琴来了之后,哥哥真的变得越来越奇怪!

    妈妈说,那个笨蛋湘琴是天上掉下来给哥哥的礼物!

    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她比较像是天上掉下来给哥哥的扫把星!

    只要有她在,哥哥就很倒楣。明明跟哥哥无关的事,也全都掉到哥哥身上。

    如果是以前,哥哥绝对不会管f班的人能不能通过期末考,但是,这一次,哥哥竟然会答应要帮f班的人考前恶补!

    真的是太奇怪了!

    哥哥难道是被那个"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砸中脑袋,所以产生间歇性的知能失调了吗?——

    江裕树

    "袁湘琴!你给我出来!"直树瞟见鬼鬼祟祟躲在一班同学身后的湘琴,气得上前揪出她。这家伙竟然把全f班的人统统带来家里,叫他帮他们恶补!

    "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湘琴吓得直低着头,不敢正视直树。她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校长要求f班的学生在这次的期末考中,不及格的人数必须少于 三个,不然的话,就要取消f班申请直升大学部的资格。为了大家一生的幸福着想,她只好硬着头皮带大家来找直树帮忙。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莓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