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就知道,只要有你在准没好事!"直树仍是没半点好脸色。

    "你……你是我们的救世主,只要你肯帮忙,在家会一辈子感激你的。"湘琴苦着一张脸,双手合十,哀求道。

    "拜托救世主同学,我们会一辈子感激你的。"f班的学生齐声说道。

    "我干嘛要你们感激啊?!"直树爆吼一声。

    "江直树同学,求求你帮帮我们,拜托……"众人仍是不死心地苦苦哀求道。

    直树面色铁青地扫视过每一张哀求的脸,最后视线停在一样苦苦哀求的湘琴身上,终于点头答应帮忙。

    忙了一整夜,直树总算替f班的学生恶补完这次的考试范围。

    送走其他的同学之后,湘琴端了一杯饮料给直树。

    "对不起,我老是在麻烦你……"湘琴递上饮料,有些歉疚地望着一脸疲倦神色的直树。

    直树低啜了一口饮料,不置可否。

    "可是大家都很高兴呢!没想到你会讲得这么仔细,还把整本课本的重点都告诉我们,这样一来,我想这次毕业考大学应该都不会有问题了……"

    直树仍是静默不语,凝然的表情像是倦了,又像是在想些什么事。

    "那么……晚安了,你早点休息。"湘琴以为直树不想理她,自行结束话题,正要转身回房。

    不料,直树却突然出声喊住她,说道:"我问你……"

    "什么?"湘琴蓦地停下脚步,不解地回头望向他。

    "你们为何会为了一件事这么执着呢?"

    "什么意思?"湘琴奇怪地望着他,不太了解他的问题。

    "我实在不了解,为什么每个人都拼了命想要上大学?"直树向来笃定自信的双眸流露出一丝鲜见的疑惑与不解。

    "你那么聪明,当然不觉得怎样,大学就好像是为了你这种人而存在一样,我们f班的人虽然笨,成绩也不好,可是大家还是有理想有目标的!"湘琴充满门志地用力一握拳。"为了自己的前途,总是要花点时间去努力的嘛!"

    直树看着湘琴门志高昂的神情,不觉失笑。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门志让他难以理解!

    "其实我不想念大学……"直树突然说道。

    "为什么不想上大学?"湘琴一愣。

    "我并不需要人教我,念书自己念就可以了。"

    "但是……大学生活不只这样而已啊,为了以后想做的事多一些努力,这很重要,还有很多社团活动也可学到……"

    "那你呢?你是为了什么?"

    "嗯……"湘琴微偏着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要先帮忙爸爸的店,反正总有一天我非要学会做菜不可。可是你不一样啊!你的好头脑不能只留给自己,要帮这个社会多出一点力,这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有人就是不懂……"

    "咦,我好像说得太多了,有点严肃……"湘琴越说越忘我,一会儿才回过神。

    "你实在有够厉害……"直树衷心地称赞道,"我以前就想过,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呢?明明知道前途多舛,却还拼了命想去争取,偏偏努力又没有什么收获,快乐在哪里?"

    "就很快乐啊……有期待就会有动力啊!难道你从小到大都没有很想要很想要一样东西,曾经为了期待得到它而付出努力吗?"

    "没有。"直树摇头。

    "怎么可能?"湘琴诧然。

    "为什么不可能?"直树反问。

    "也对啦!你那么聪明,想要什么都能轻易得到,当然也就……"

    "我实在很羡慕,我也很想体会一下那种感觉……"

    "咦?"湘琴一怔,没料到直树会冒出这句话。

    "我要睡了,晚安。"直树没等湘琴理出头绪,便放下马克杯,起身离开。

    "喔,晚安。"湘琴怔怔望着直树转身离去,突然感觉到他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寂然。

    难道,天才也有天才的烦恼吗?刚才那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一点点……直树的内心……

    在直树的帮忙下,除了抵死不肯来给他恶补的阿金之外,其他f班的学生全部平安通过期末考,顺利拿到毕业证书和申请直升大学部的资格。

    毕业典礼结束后,负责筹办谢师宴的阿金特意找了一处有卡拉ok设备的场地,打算和湘琴深情对唱,表白情意,不料,却和一向不对盘的a班学生找到一样的场地。

    两方人马方才落座,战火立时点燃。双方战火越演越烈,到最后竟变成a班学生群起围攻湘琴。

    a班学生纷纷议论起湘琴当年当众向直树表白的事。

    "对呀!上次她还写情书给直树。实在很有勇气!"

    "可是当场就被拒绝了呀!还在操场上吔!"

    "要是我的话,根本就没脸去学校了。"

    "哎呀!再说下去,今天就变成是-f班袁湘琴毕业糗事曝光大会-!"一名a班学生说完,全场哄堂大笑。

    被众人围攻的湘琴孤立无援,终于恼羞成怒地拿出皮夹。

    "好……既然你们说得这么过分,也就不能怪我了!江直树的过去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湘琴亮出直树小时候被扮成女装的护贝照片。

    "咦,好可爱的小女生!这跟直树有什么关系啊?"众人一愣,奇怪的问道。

    "你……"直树愀然变了脸色,怒瞪着湘琴。

    "你自己也忘了吧?是你妈妈给我的,我一直放在皮夹里。梦幻小美女时期的江直树!"湘琴仍不知死活的挑衅道。

    "什么梦幻小美女时期的直树?我要看!"众人惊呼,好奇地传看。

    直树气恼地一把抢下照,咬着牙低喝道:"你!给我过来!"

    不等湘琴反应,他大手一伸,一把将湘琴拖到餐厅后巷。

    湘琴背抵着墙壁,忐忑不安地仰望着步步逼进的直树。她这时才警觉自己真的把直树惹毛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草莓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